台中高工校長專訪

台中高工校長專訪
政府應有前瞻性的技職教育政策思維
圖說 : 黃維賢校長對於教育政策有許多具前瞻性與建設性的主張,圖為黃校長手持創客中心之作品。(約博 攝影)

一、少子女化的因應:移民政策
1. 開放移民,兼顧風險考量
少子女化不只在高中職,國中小也有此問題,進來的移民不管是來自菲律賓、印度或東南亞,都會影響我們的政治結構,其可能的政治傾向為何,可能影響我國的政治發展,此為其潛在之風險。但新加坡就開放移民,是否可行國家應該要去做研究。是否可能有中國籍轉到第三國,再轉到台灣來的情形,也有可能,所以他的確是有風險。但若要解決少子女化問題,短期間只有開放移民政策才可能解決此問題,目前政府規劃中的生育補助乃緩不濟急。

2. 精緻化分流措施
少子女化問題在教育上就是必須精緻化的問題,在國中小以前要做好性向與興趣的試探,台灣到底是要提前或延後分流,這也是一個問題。目前大學一年級不分系,這是延後分流。目前台灣的分流分成兩種,一種是走就業路線,另一種是走學術路線。後者走學術研究方向,但台灣目前並不需要那麼多的研究人才,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走研究路線。這就牽涉各級學校通才教育如何擬定的問題,以德國為例,他們在小學五、六年就已經做好分流的準備,分為學術與職業兩種路線,前者走升學與學術研究路線,後者則往職業訓練,走師徒制培訓方式。走師徒制培訓者並未中斷學校學習,學生還是會到學校上課,甚至還是有往學術方向發展的管道可資選擇。

所以我認為要提早或延後分流,政府應該要有很具體的政策,這點很重要。目前就趨勢來看,似乎大學朝延後分流(例如大一不分系)方向發展,另外,法律系與醫學系也可以朝學士後研究所的方向來思考,讀醫學系者也可以去讀法律研究所。


3. 技職教育體系應予整合
108課綱之適用,這是目前最大的問題所在。所謂108課綱僅適用於高中職以下,五專前三年並無該課綱之適用,所以教育部技職司並不管這部分。五專前三年用高職課本,但卻不講課綱,也沒有高職前三年的適合師資,這是很不合理的事。所以五專學生在前三年上課就會比較較鬆散,教育部明知此現象不合理,卻不去正視它,歸根結柢在於,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所致。亦即,教育部的國教署與技職司管轄高中職以及技專校院,課綱歸國教署管,五專則歸技職司管轄。技職教育主管機關權責不一,導致政府管理體系紊亂,我認為這是目前教育制度與結構所存在的一個嚴重的問題所在。
 
二、學以致用目標如何落實
1. 應正視高職被架空的問題
學以致用的主要問題在於高職被架空,因為大多數學生都朝升學考量,即使就業也要半工半讀,就業還要綁著跟科大連結。舉例而言,早期教育制度只有兩套系統,不是讀普通高中升大學,就是讀五專、高職,高職以後考二專。當時高中高職比例大約三比七,在民國70年代國家正在發展時,高中只有三成,高職更少,當時的升學管道都很狹窄。現在因為少子女化,又廣設高中大學,導致學生不用認真讀書就有學校念,根本也不會想去就業,導致就業市場供需失衡,所以根本無法學以致用。即使目前有建教班,但還是綁著一所科技大學,這樣就造成高職被架空的問題。
高職生畢業後就業是應該,因為目前人力是缺工,現在政府在推青年教育儲蓄專戶的政策,應該引導其走向多軌。以護理教育而言,以前台中高護是高職學歷,後來因為國際公約之故,要求護理師必須大專以上學歷,所以中護就改成五專,讀到第四年下學期後要去實習,第五年下學開始準備考護理師執照。考到執照後學生可以有幾種選擇,一是先就業,或者半工半讀,再者是去讀二技。為什麼現在高職不能走向台中高護的模式呢?現在高職幾乎都走升學路線,這已經違反「務實致用」的原則。
 
2. 鼓勵優秀高職可以兼辦五專學程
我認為教育部應該鼓勵優秀的高職兼辦五專學程。台中高工的師資與設備都足堪兼辦五專學程之需求,只要辦一個班的專科部學程,高職部也會相對減少一班,所以並不會影響到其他人升學,也不會衝擊到其他學校。我希望教育部考慮我以上的想法與主張,這樣才能重回以前職業教育的榮耀。
 
3. 引進退休業師制度
我認為高職可以引進退休的師傅擔任志工,因其不缺錢,但為了技藝的傳承,會很樂意來到學校授課,而且這對其而言也是一種榮譽。目前學校雖然已經有業師的作法,但管理鬆散,且並無制度性的管理措施。且目前作法對於現職者可能會影響該產業之運作。若用退休老師傅當志工,則不會有影響生產力的問題。我認為國家應該要建立一套制度,讓業界退休師傅可以到學校擔任業師志工,由國家平台加以媒合,學校只要透過登記就可以申請。我認為,國家針對業師應該要有相關的法令,希望這些業師都是職場上退休的師傅,不影響職場既有的生產力,透過專法之規範,不受相關師資法規之限制。

三、教育經費劃分應明確
目前教育經費有兩種,一種是補助款,另外一種是委辦經費。所謂補助款各縣市依照比例應編列配合款,委辦經費就不用,但現在有個弔詭的現象存在,目前有關全國學生技藝競賽竟然被編在補助款。就性質而言這應該是屬於中央主管項目,但卻要地方出錢,此乃顯不合理,應該修改之必要,改為中央委辦之項目,編列於委辦經費方屬合理。目前教育部在補助款與委辦經費之劃分似有不夠明確之處,應有全盤檢討之必要。
 
四、引進數位科技,建構「數位課程」學習環境
數位學習這部分目前是國家最弱的部分,為因應5G時代來臨,台灣政府應該組成優秀的團隊,國家可以從每年的教學卓越獎及其團隊中取才,協助開發線上數位課程。我認為數位課程之開發部分可以委由民間辦理,但系統建置則應由國家辦理,因為這牽涉到個資保障問題,且可以減少閒置帳號密碼的發生,一組帳號密碼通行所有數位學習資源。數位課程將來也會跟學分相連結,所以在系統建置上就不宜委由民間來辦理,以免有學生資料流出市面,而被補習班拿來作為招生之用的問題產生,國家應該做好這種的防弊措施,這點很重要。未來教育部可以統合學習歷程檔案與數位課程,可以採計學分,這是可以帶得走的能力。
除此之外,將來台灣學校就學的模式也會有所改變,未來學生可以用「零存整付」的方式來學習,當其在線上數位課程學習累積到一定的時數後,就可以取得畢業證書。即使對於修課學生之考核,也可以在防弊措施完備的情況下,採取數位化方式進行。將來若等5G面世後,還可以採取雙向監控的方式加以進行。
我認為數位課程會是未來台灣教育發展的趨勢,當國家有重大危難,例如發生嚴重疫情期間,也可以透過數位課程來進行,學生在家自學而不用延後開學,或者擔心學生群聚感染的問題,這對於學生學習以及國家提升教育資源及品質都將會有很大的助益。


圖說: 台中高工辦學績效卓越,早已是中部地區學生在理工類高職學校的首選。(約博 攝影)


圖說 : 圖為台中高工學生在創客中心上課製作產品之情形。(台中高工提供)


圖說 : 圖為台中高工老師在新興科技中心研習的情形。(台中高工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