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守達議員

台中市黃守達議員採訪紀實

黃守達議員為台大法學碩士,曾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也是太陽化學運幹部,堪稱民進黨優秀的中生代政治人物。(照片由黃守達議員辦公室提供)

 (E-政策網 約博報導)
台中市議員黃守達為民進黨中生代優秀的政治工作者,畢業於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曾經擔任民進黨青年部主任與黃國書立委服務處執行長,也曾是發起太陽花學運的幹部之一。黃議員對於目前社會上討論的修憲議題,有其獨特的見解,也對於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建置與功能寄予高度期望。以下本網站將就前述議題採訪黃守達議員個人之見解。
 

有關監察院存廢問題
在廢除監察院方面,針對外界質疑民進黨政府把監察委員及院長機要秘書均提滿,質疑民進黨對於廢除考監兩院之修憲主張的誠意問題,乃至監察院人權委員會作為監督司法權之機制設計的正當性問題。黃守達議員認為, 民進黨要廢除考、監之意向是很清楚的,這在民進黨的黨章就已明訂。但在廢除考、監兩院以前還是要按照正常行政程序運作。所以我認為目前監察院的提名爭議只是現階段跨向國家憲政正常體制的過渡階段罷了。
 
另外對於監察院與司法院間設立院際協調小組之爭議問題,黃守達議員認為五院間基於彼此合意所形成的一個協調小組,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這無關侵犯總統院際協調權的問題,因為這純粹只是對於院際間事務性協調的任務編組,也不是法律所明訂的制度,應該不涉及權力上之運作,所以不會有侵害總統權限之問題。
 

有關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定位與功能
此外,有關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定位與功能,這是黃議員很重視的議題。他認為監察院若廢除之後,最好的情況是讓人權委員會可以在憲法中有所定位。否則,退而求其次,也可以在法律上規定其作為獨立機關之位階設置。唯有如此,才能對於諸多侵害人權的司法判決可以有個專門的權責機關來加以監督。

而此監督方式大致上就是當司法審判有危害人權的情況時,該機關可以做資訊的揭露,並將之彙集成一份人權報告書,讓這方面的資訊更加透明化,給予社會大眾有知的權利,進而對司法產生某種監督之效果。這就好像歐洲的人權法院基於歐洲人權公約對其各會員國之監督一樣。所以黃議員認為台灣的國家人權委員會在這方面可以扮演一個很重要的機制設計。
 

有關修憲門檻問題
在修憲門檻之議題,黃守達議員認為,目前修憲的行動主體都是政黨,但是政黨間各自都是基於私利與算計,在總統職權類型上,會有總統制、內閣制,或者雙首長制的爭議。民意普遍偏好總統制,但對於內閣制的設計也認為有其優點,例如總統要向國會負責,以及國會議員可以兼任官吏等。但台灣對於應改採取何種制度卻是有比較複雜的思考。

所以若是要透過修憲來達到憲政體制之變革,要達到根本上的改革是很困難的事,這就牽涉到目前我國所採取的五權憲法所存在的問題。所以黃議員個人比較主張採取漸進式的改革方式。例如有關於修憲門檻的問題,在涉及國籍、國號改變的門檻要提高,但在關於憲政體制上權力分立的部分,修憲門檻就可以適度降低,讓台灣的國家進步可以持續前進。
 

關於修憲之三項主張

黃守達議員對於修憲相關議題有其個人的一套見解與論述。 (照片由黃守達辦公室提供)

對於此次修憲黃守達議員提出三項主張,分別為三權正常化、二次民主化,以及建議一個團結的國家。

 
  1.  1. 三權的正常化
第一點是”三權的正常化”。所謂正常化乃指目前台灣在總統大權獨攬之情況其實已經漸趨穩定化,如何在此現況下求取行政、立法、司法三權間取得平衡與和諧的運作。在此三權正常化下,黃議員認為有五點是可以追求的方向。

其一是廢除考、監,讓三權分立體制變得單純、
其二是完善國家人權委員會,使其成為一個真正獨立的機關,這是廢除監察院後的替代方案,
其三是重整司法院定位,在以後三權分立體制下,司法院與大法官,以及各級法院間之關係定位應加以明確化。
其四增加立法院不分區立委席次,藉此增加政黨比例的影響力,讓小黨可以有更多生存的空間。
其五則是制定總統職權行使法,此構想早先由台大顏厥安教授即有提出,可以在憲法中明定總統之職權行使應以法律定之。讓立法院可以透過此法律來適當的規範總統職權之行使,包括對於總統對於相關人事權之提名、任命等。
 

2、二次民主化之主張
此外,在二次民主化方面,黃守達議員也提出包括 : 檢討中華民國的制度錯亂問題、檢討六都體制的區域失衡問題、檢討基層自治的民主失靈問題、檢討財政劃分的資源分配問題,以及提出憲政層級的地方自治改革藍圖等主張。


3. 建立一個團結國家
最後黃守達議員認為要建立一個團結國家應該做到以下幾點,包括: 賦予十八歲公民權、創設國籍領土國旗國號國歌專法、擴充憲法基本權利清單、推動國防建制全民參與、建立台灣文化主體性等主張。